首页 >单机资讯

宁浩谈新导演扶持不要像过去一样给饿死了也不要拔苗助长

2019-11-10 04:09:54 | 来源: 单机资讯

6月17日,亚新奖评委见面会后宁浩接受媒体采访,扶持新人是他聊得最多的话题。

2005年,宁浩执导的《绿草地》获得了第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受欢迎影片;2019年,他再次来到上海国际电影节,出任本届亚新奖评委会主席。

宁浩谈新导演扶持不要像过去一样给饿死了也不要拔苗助长

发掘新人导演、扶持新兴创作力量,这也是近几年宁浩职业生涯的关键词之一。他发起的“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”目前已经签约文牧野、路阳等14位青年导演,《我不是药神》《绣春刀Ⅱ:修罗战场》等作品皆从中受益。6月17日,亚新奖评委见面会后宁浩接受媒体采访,扶持新人是他聊得最多的话题。

宁浩谈新导演扶持不要像过去一样给饿死了也不要拔苗助长

谈新人导演成长:对待每一部作品就像是最后一部作品

在刘德华的“亚洲新星导”计划扶植下,完成自己第一部院线电影《疯狂的石头》——宁浩也走过新人阶段。对比当前新人导演的成长环境,宁浩表示,和自己那个时期大不相同。“那个时候的电影市场不太繁荣,但是有一帮很热血的青年从业者。大家一旦得到一个拍电影的机会,会不计薪酬、时间地投入。”当下,随着互联网和影像技术发展,电影制作门槛降低;市场扩容,网络大电影、自制剧等产品的发展,也给新人导演提供了更多机会和渠道。宁浩认为,面对如此多的机会,新人导演更要找准自己的定位,“沉得住气去开发更有价值、更深入的作品”。

宁浩谈新导演扶持不要像过去一样给饿死了也不要拔苗助长

《综艺报》:你之前参与过金爵奖评审,这次担任亚新奖评委会主席,两种身份转换,你评判一部电影的标准会发生变化吗?

宁浩:略微有些不同。金爵奖面对的是全世界成熟的导演和作品,对于作品以及导演本身的能力要求特别高。亚新奖针对的主要是青年导演,我个人也经历过第一部、第二部作品的拍摄阶段,所以我特别理解他们。作为一个刚刚崭露头角的导演,你的本真部分、最具创造力的部分有多么突出,这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。

《综艺报》:你认为青年导演成长过程中,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?

宁浩:每个时期都不一样。我们那个时期是费用问题,当时电影产业还没形成,拍了电影根本没有市场回收的可能。那个时候还有很多别的困难,比如技术门槛,作为一个导演,你必须了解胶片等技术问题。

现在技术门槛很低,DV、手机都可以制作影像产品。而且现在渠道信息非常多样化,对于新人导演来说,做选择和认清自己的定位是最困难的。

《综艺报》:最近几年,新导演的创投和扶持计划特别多,你认为资本和新导演之间应该如何建立健康、良性的关系?

宁浩:不要像过去一样给“饿死了”,也不要过分地“拔苗助长”。我觉得资本和导演对待项目,切忌操之过急。不能想着有一笔钱就赶紧去拍,对待每一部作品就像是最后一部作品,我认为这才是最正确的。

《综艺报》:一名新人导演该如何突围?从0到1这个过程中,最关键的点是什么?

宁浩:我觉得一天到晚想这事儿的人肯定无法突围。不要太功利,整天想着为什么我还没有出名,现在陷入成功焦虑的人太多了。所谓的“成功”是一种赛跑机制,你必须跑得很快,跑到第二名可能都会觉得不幸福,要一辈子跑下去。(成功)那件事儿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多爱电视电影。

我当初拍《疯狂的石头》的时候,我都不知道拍完了,这部电影会在哪里放,最终的结果会怎么样。只想着埋头把电影拍完就好,因为我喜欢这件事。

《综艺报》:有哪些关键要素可以看出一个新人导演是否有潜力?

宁浩:基本素质是坚韧,次要素质是才华。你可以作为一个平庸的导演去生存,但你不能作为一个平庸导演去占据别人的时间。

谈产业:类型化探索是中国电影发展最具空间的部分

从《疯狂的石头》一鸣惊人开始,宁浩与快速发展的中国电影市场共同成长。2009年,凭借《疯狂的赛车》,宁浩成为继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之后第四位迈入“亿元俱乐部”的内地导演;2014年,他执导的《心花路放》成为当年国内电影票房冠军;今年春节档,他导演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收获22亿元票房。

《疯狂的石头》《疯狂的赛车》等一系列黑色、荒诞风格的类型电影让宁浩在市场上站稳脚跟,现代科幻题材电影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则是他在电影工业化上的进一步探索。谈及产业变化,宁浩表示类型化探索是中国电影发展最具空间的部分。

《综艺报》:现在观众口味越来越高,你未来想继续做荒诞类型的电影,还是会在创作方向上发生一些改变?

宁浩:观众口味越来越高的同时也越来越丰富,他们的观影需求非常多元。说实话,这种市场变化为电影类型化的探索奠定了基础,并将带来更多可能性。我认为,未来电影不同类型的探索是中国电影发展最具空间的一部分。

《综艺报》:你如何看待目前中国电影的工业化程度?中国电影工业化还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?

宁浩:中国电影的工业化已经起步了,并且具备了一定基础,但是如果说达到世界先进水平,为时尚早,还有很大的空间去成长和学习。比如动作、表情捕捉技术,这类特效对于国内企业来说实现难度依旧很大。尽管我们的渲染等其他技术很强,但是距离国际顶尖技术仍然存在差距。

《综艺报》:曾有导演称“流量演员演技不好要怪导演”,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?

宁浩:刚听到流量这个词儿,我都懵了,不明白何为“流量”。换个说法,现在所谓的流量演员,可能就像我们小时候的港台明星。本届亚新奖另一位评委苏有朋,他应该也是曾经的“流量”明星。但是他们都成长为了优秀的演员、优秀的导演。也就是说,他们能正确选择自己的位置,做正确的决定,并且在这一过程中得到训练。导演做选择的时候也别藏着贪心的部分,非要从人家(流量)身上得到什么东西。

西地那非片属于

boyalviagra

西地那非片作用

女性威尔刚

猜你喜欢